笔趣阁

设置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萌宝驾到:爹地投降吧 > 第2838章 推销自己的好友

第2838章 推销自己的好友

第2838章 推销自己的好友

杨淑萍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都不用管?哪有这样的事情,她与念穆,熟不到那个程度吧。

“念女士,是您给我垫付的医药费吧,我不能不管……”杨淑萍说道。

虽然她的生活困难,但还真不是爱占小便宜的人。

念穆帮了她这么多,已经足够。

念穆心里一怔,幽幽叹息道:“杨阿姨,您就放心住着吧,我也不瞒您说,知道您的生活困难,我跟医院有一些关系,所以给您申请了一些补助资金,至于vip病房,说是vip病房,但那也是我跟医生是好朋友,所以他们同意给我的,跟楼下的病房费用是一样的。”

护士在一旁听着,抿着chún,努力不笑。

念穆说的这话,要是熟悉一下医院的医疗体系,都不会说这样的话。

她为了哄杨淑萍安心养病,还真是说了这种话,不过护士也不会拆穿,毕竟念穆都是为了杨淑萍好。

不需要为治疗费用担心,才能安心养病。

“真的吗?”杨淑萍怀疑。

“是的,这个医院有自己的基金,通常是给那些特别困难的家庭准备的,申请了就会审批,你的申请已经审批下来了,所以你不用担心。”念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撒谎。

“谢谢你,念女士。”杨淑萍相信她说的话。

因为她觉得,念穆不像会撒谎的人。

“您好好养身体,我有空就会去探望您。”念穆说完,便跟杨淑萍挂掉电话。

她无奈看了一眼身边的慕少凌。

这个时候,他们在吃早餐,得知是杨淑萍找她,她便开了扬声器,让慕少凌也听听,杨淑萍在说什么。

“希望杨阿姨能相信我的谎言。”念穆注意到慕少凌嘴角的微笑。

她撒谎的本事太低了,说话的时候,绞尽了脑汁才想到这么一个,让人不能相信的谎言。

关键是,杨淑萍似乎相信了。

慕少凌说道:“她会相信的。”

“我刚才的声音语tiáo没露馅吧?”念穆又担心道,她不擅长撒谎,一撒谎,无论是大小谎言,语气都会不自觉的紧张,然后声线也会跟着抖,一点也不淡定。

“没有,你表现得很好,至少她相信了。”慕少凌说道,杨淑萍最后说的那些话,除了语气虚弱,但似乎是相信念穆说的话的。

“但也不知道能隐瞒多久。”念穆知道,杨淑萍还是担心钱的事情。

要是钱够的话,一个人根本不会这样,。

念穆心想,马科斯的生母这些年到底遭受了多少苦难?

她听说,马科斯的生母也是重点大学的毕业生,像这样的毕业生,根本不愁找工作的,却是窝在a市郊区的那些地方,甚至还兼职?

念穆心疼着杨淑萍的遭遇。

“就七天,眨眨眼就过去了。”慕少凌说道,按下发送。

他刚才把杨淑萍说的话给录下来。

马科斯很担心杨淑萍的状况,虽然她的声音还有些虚弱,但也算jīng神,所以刚才那些话能安抚马科斯躁动的心。

马科斯接到慕少凌的语音条后,按下播放。

听见念穆对那边的人说杨阿姨,马科斯便知道,那道陌生的女人声音,便是他的生母杨淑萍。

俄语发声跟华夏语的发声是不一样的。

马科斯觉得,这个声音跟记忆里的声音不太一样,因为发声的地方不同吧……

他紧紧握着手机,通过一层录音设备,但杨淑萍的声音还没有失声。

马科斯感觉到杨淑萍的虚弱,但又似乎不太差。

“现在你的母亲已经在vip病房养着,等七天后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慕少凌给他又发了一条消息。

“谢谢。”马科斯扬起嘴chún,拎起一支酒店送过来的红酒,打开门,然后走到对面的套房,按了按门铃。

卡托基夫还没给他开门,伊森便走出来问道:“你干嘛?”

“找卡托基夫喝酒。”马科斯眯了眯眼睛,刚知道杨淑萍在医院的那天,他一宿没睡,昨天是睡了几个小时,但眼底的青黑还没完全消除。

“你老跟他混在一起做什么?”伊森很不爽,觉得家族那边应该tiáo查一下卡托基夫的背景。

但他们却认为,卡托基夫只是马科斯的保镖,无关紧要,所以没有tiáo查。

伊森也是纳闷,说是马科斯的保镖,但是两人说话之间却没有主雇的语气。

而且,马科斯这几天外出,卡托基夫也没跟着,偶尔通过马科斯房门外的监控看到,卡托基夫好像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跟马科斯的步tiáo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有这样不负责任的保镖吗?

“这个问题一定要回答吗?”马科斯反问道。

伊森愣了愣,这种问题,当然不一定要回答,但他想要掌握马科斯的每个行踪。

“伊森先生,曼斯特伯父的事情,你处理的怎么样?”马科斯问道,这会儿卡托基夫也开了门,听着他们的对话,干脆依靠着门框没有说话。

伊森黑了一张脸,这种法律上的事情,哪有这么容易解决?

而且,苏璇那边自从上次拘留所后,便没有联系过他。

他倒是尝试联系苏璇,电话都被转到她的助理梁小晓那边,说是在处理了,等有什么需要帮忙或者需要确定的,苏璇会主动联系他。

拘留所那次,曼斯特给苏璇一个极差的印象。

而伊森也没有办法,一个职业女性,大概是最瞧不上曼斯特说的那些话。

“不说话,看来是处理得不太顺利。”卡托基夫不禁tiáo侃道。

伊森白了他一眼,“关你什么事?”

马科斯则是一手拍了拍卡托基夫的肩膀,“伊森先生,听我一句劝,你们在想着解决办法,警察那边也在想着收集更多的证据,你们动作不快些,要是警察收集到更多的新证据,估计曼斯特伯父要倒霉,要是警察有更多的证据,恐怕最简单的保释都做不到。”

伊森黑了脸,“你这是在诅咒曼斯特先生吗?”

“我可不敢,你别乱说,只是,要是需要帮忙,可以找卡托基夫,他在tiáo查事情的本事上有很大能力,但是呢,他的收费也贵,不过我想曼斯特伯父是不会在意这点钱的。”马科斯直接在他的面前推销自己的好友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